那是在2003年6月 我們到韓國釜山去玩 在當地最著名的魚市場 孟先生買了一大罐醬油螃蟹 要帶回法國波爾多給他的韓裔跆拳道安師父

這醬油螃蟹是用玻璃罐裝(很像台灣醃梅子的那種大玻璃罐)很重又易碎 而且醬油很容易溢出來 再說當時天氣熱 這罐醬油螃蟹帶回去法國可能都壞了

可是孟先生還是想買 就隨他吧

我們到附近一家超市 比手畫腳跟人家要了膠帶把玻璃罐封好 再要了紙箱跟塑膠繩捆好 然後很努力搭地鐵 + 徒步把這罐醬油螃蟹扛回飯店

接著我們從釜山搭機到首爾再回香港 孟先生都小心翼翼隨身帶著這罐醬油螃蟹上飛機

回香港的住處後 我叫孟先生把這罐醬油螃蟹放進冰箱 但是他覺得沒必要

孟先生的個性中有一點乖戾的成份 有時候越跟他說東 他越要朝南北西 所以無須多費脣舌 反正說到底 我其實也不太在乎這罐醬油螃蟹的死活

接著我去飛個過夜班 隔天回來 一進家門就聞到異味 放在櫃子裡的醬油螃蟹已經臭酸了 而且屍水溢出來弄濕了紙箱

我想把這罐醬油螃蟹丟掉 但是孟先生堅持說沒壞 不過改變主意想把這罐臭螃蟹放進冰箱了

這一點馬上遭到本人拒絕 我是可以接受孟先生做蠢事 但以不妨礙到我的範圍為限

於是孟先生只好把這醬油螃蟹的罐子清洗乾淨 用膠帶重新緊緊封好 再去找了一個新的紙箱裝 放回櫃子裡

由於螃蟹屍水弄臭了櫃子 我用大量清潔劑刷洗一遍 再拿過期的Victoria’s Secret香水在上面噴灑 企圖淡化臭味 但不甚成功

隔天就是我們要出發回法國渡假的日子
到香港機場排隊check in時 這罐醬油螃蟹很寶貝的放在推車把手前的重要位置 臭味撲鼻

孟先生說 “如果有人問我們這個紙箱裝什麼 我們就說這是我們家的貓“

我心想 是啊 而我們就是帶著死貓旅行的瘋子

雖說孟先生也承認這罐醬油螃蟹已經發出惡臭 可是他仍捨不得丟掉 在check in時還特別吩咐地勤人員 要在這裝有醬油螃蟹的紙箱上貼上“Fragile”的貼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孟納克家族 的頭像
孟納克家族

孟納克家族趴趴走

孟納克家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