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巴黎戴高樂機場後 由於我們的行李很多 要提這一大罐臭螃蟹上下RER跟地鐵也挺麻煩 所以決定很奢侈的搭計程車回家
從機場到位於巴黎十三區的公寓 就花了六十幾歐 真是貴

公寓是位於沒有電梯的五樓(相當於台灣的六樓)我們分次把行李拖上這有點陡的樓梯 爬到氣喘如牛

孟先生決定把這罐醬油螃蟹放在外面的陽台 因為它“味道很重“(真是含蓄的說法)

在巴黎待了兩天 就在要下波爾多前 孟先生決定把這罐醬油螃蟹給扔了

我有點愣住 脫口而出的第一句話是 “為什麼?“

孟先生顯然有點訝異我的反應 “因為這螃蟹臭了“

我鄭重對孟先生說“親愛的 我們千辛萬苦把這罐螃蟹從釜山扛到巴黎這五樓公寓來 可不是為了在這裡把它給丟掉 現在只剩下最後一站就要到波爾多了 我們不能就此功虧一簣 我們要貫徹始終! “

孟先生帶著狐疑跟不解的表情說 “可是這螃蟹已經臭了啊“

“這螃蟹早在香港就已經臭了 要丟也是那時候丟 我們不能現在放棄 我們應該把這罐螃蟹帶到波爾多獻給安師父!“

孟先生顯然不知他老婆在發什麼神經 他老兄哪知道 支持我一路帶著這罐臭螃蟹旅行 是基於看好戲的壞心眼

孟先生ㄧ付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 唯獨面對他的跆拳道師父時 彷彿變成小學生似的 連個屁都不敢放 只會唯唯諾諾的說“是的 師父“

也正是基於如此崇高的敬意 他才會不辭辛勞從韓國把這一大罐醬油螃蟹扛來法國

我腦海中編織這樣的畫面: 當孟先生像朝貢般恭恭敬敬的把這一罐醬油螃蟹獻給安師父時 安師父會大叱 “孟XX 你為什麼送我一罐臭酸的東西!”我一定會笑倒在地上打滾 再補他一句不中聽的話 “我早就跟你說了吧”

沒想到他老兄在最後關頭竟然決定把這罐醬油螃蟹丟掉 讓我看好戲的期待落空 也讓一路帶著這罐臭螃蟹旅行的努力化為烏有

話說回這罐無辜的醬油螃蟹 雖然沒有實現牠們生命的最大價值 被吃到人類的肚子裡 但是相較於其他生在韓國死在韓國的螃蟹而言 有機會搭地鐵 巴士 飯店接駁車 計程車 又搭飛機從釜山-首爾-香港一路飛到巴黎 還有榮幸貼上“Fragile”以及“ Business Class Priority”的行李條(如果貨艙也有分艙等的話 這堆臭螃蟹就搭過商務艙了 搞不好還坐在LV皮箱旁呢)最後客死在浪漫的異鄉巴黎 也算是一段不凡的旅程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孟納克家族 的頭像
孟納克家族

孟納克家族趴趴走

孟納克家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