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天>
五月三日星期六凌晨三點 被外面鬼哭神號般的Nargis颶風吵醒 往窗外ㄧ看 除了飯店的幾盞路燈外 整個城市暗成一片 不用說 絕對是大停電了

這讓我想起在多哥的一個暴雨夜 我跟老公同時驚醒 因為暴雨來勢兇兇 彷彿一條喘急的河流從床邊流過 我們在二樓的房間都淹水了

比起來 現在待在飯店裡感覺安全多了

風雨停息後 在飯店繞了一圈 屋瓦磚塊玻璃散落滿地 窗戶破了 大型廣告看板也都倒了 到處都是東倒西歪的樹 真的是千瘡百孔
老公說 簡直像處在戰亂中的國家

下午我們開車出去 發現外面情況比我們想像嚴重多了
電線杆倒了 很多屋頂沒了 房子壓壞了 牆壁也塌了 好多大樹連根拔起(所以很多路完全不通)
也看到人們拿著完全生鏽的鋸子在鋸擋路的樹木(真不知這樣要鋸到什麼時候 可是沒有別的工具也是沒辦法的事)

因為外面都沒水沒電了 商店也全部關著 所以飯店突然湧入好多客人來避難
當然 這些能來飯店消費的都是外國人跟緬甸的有錢人

聽Michael說 他家也是沒水沒電 一整夜都在忙著關窗戶 關了就又被強風吹開 家裡到處是水 總之 一整夜都在跟Nargis搏鬥

飯店的早餐改在“杜甫“吃 這是現在飯店唯一有開放的餐廳
“杜甫“的容量遠小於平常用早餐的Brasserie 且突然多了很多前來避難的客人 所以現在吃早餐要跟別人併桌 (以前在香港吃飲茶時也被要求跟別人併桌 很不習慣)不過現在是非常時期 無所謂

一個服務生告訴我 他昨天是值下午班 晚上就睡在飯店的staff room 今天得上全天班 因為原本該當班的人不可能來 而他們已經在飯店的人也回不了家
(連續四天 我看到都是同一批服務生在工作 就知道路還沒全通)

當然 這兩天Cho Cho跟Thandar都沒有來

晚上想去“杜甫“點個牛肉麵 發現現在不接受單點 因為廚房損壞 整個飯店只剩兩個爐子可用
考慮到飯店的住客都出不去 還有很多外面的客人跑來飯店吃飯 所以臨時以buffet的方式來提供晚餐 這是唯一可以有效率餵飽所有人的方式

我原以為反正住在飯店不用存糧 沒想到沒有room service 連買麵包都要早一點去搶才有(以前我都會六點過後再買 打55折 現在不早點買就沒了)

當然 相較於外面的狀況 我們在飯店有水有電不愁吃 甚至也還有兩台in-house movie可供打發時間 簡直就是奢侈

這兩天由於電話不通 手機網路更不用說 衛星電視台也都沒有signal 我們不知道這次颶風到底有多嚴重 也無法跟家人報平安

再ㄧ次 在緬甸的我們 又跟世界失去連絡了

後來才知道 這個緬甸前所未有的強烈颶風奪走了十萬條生命 上百萬人無家可歸 看得我身體都發冷起來


<第三天>
Cho Cho跟Thandar都來了
兩個人的租處都毀壞淹水 Cho Cho一家人暫寄住別人家 Thandar暫住我家
兩個人都不約而同要求休假處理善後

老公公司的很多緬甸員工家裡也是ㄧ樣的情形 所以公司決定每天只要有兩個本地員工來輪流上班就好 先把家裡的事處理好再說
有一個很能幹的緬甸同事扛了一大袋米來公司 老公借出我們家的電鍋 讓本地員工可以在辦公室開伙

還有一個男助理就在公司暫住下來了 這裡有水有電 可借用Michael辦公室裡的衛浴洗澡洗衣服 舒服多了

因為外面還是一直沒水沒電 今天看到好多人來Inya Lake取水跟洗澡

今天早餐重新在Brasserie開放 原本有格調的餐廳變成熱鬧的食堂
聽說早餐價格上漲到一個人15塊美金 沒辦法 現在什麼都貴

餐廳服務生Isabella告訴我 颶風把她家毀壞大半 家人被風雨淋到生病發燒 又無處可逃 家裡沒水沒電 外面也買不到東西 餓到下午才找到東西吃
聽起來真是很慘

不知當她看到還有幾個西方人很悠閒在游泳池裡游泳 會有什麼感覺?

由於前來避難的客人暴增 飯店原有的發電機已無法負荷 去租了另一台發電機 (租金每天五百塊美金) 同時今天飯店決定暫停供應冷氣
下午很悶熱的時候我就去沖個澡 然後開一瓶冰透的Dagon Beer灌下去 現在也只能共體時艱
突然想起以前我在多哥沒電時也是這樣解熱的

今天老公終於打通了回台灣的電話 給家裡報平安 老公說老媽聽起來沒有很擔心 而且還不忘跟他說有醃梅酒要給我們喝 使我很懷疑在台灣大家對緬甸的災情有多少了解 (我必須說許多國際重要新聞台灣的電視都沒報 有的沒的倒是爭相報導 且重播再重播)

晚上下起雨來 平常很喜歡賞雨的我 想到很多居無蔽處的災民 心情又沈重起來


<第四天>
因為沒有冷氣 實在很悶熱 今天我們到Ocean去買了台電風扇解救ㄧ下自己

也到Yankin Market買一些蛋蔬菜水果 有些物價明顯上漲 但還在可接受的範圍

下午老公試了N百遍後終於打通到法國的電話
公公婆婆說老公手機跟飯店電話都打不通(平常有時就打不通了 更何況是現在)婆婆擔心到一整夜沒睡


<第五天>
看到昨天的The Straits Times 有關緬甸風災的報導又被抽走 不懂為什麼 難道在這裡的人會不知道有風災發生嗎?還是報紙上講了緬甸軍政府的什麼壞話?

在這裡 有關緬甸的負面新聞(如緬甸軍政府血腥鎮壓抗議僧侶 五十多名非法偷渡到泰國的緬甸勞工悶死在卡車裡等)都會從報紙中被抽出

其實在這裡我們可以看BBC CNN ChannelNewsAsia Aljazeera TV5Monde的新聞報導 所以我不太了解報紙管制有多大意義

截至今天 緬甸國家電視台MRTV報導有22500人死亡 41000人失蹤

緬甸軍政府願意接受國際救援物資 但不接受國際救援人員 原因是緬甸軍政府要讓人民覺得是軍政府在幫助他們 這樣人民才會仰賴軍政府 如果是由國際救援人員來分配物資 人民會覺得是外國人在幫他們 而不是軍政府 這樣會威脅軍政府在人民心目中的權威

但是國際救援組織顯然對把物資交給緬甸軍政府處理沒什麼信心 誰知道這些物資是不是會真的優先送到災民的手上?( 註 ) 就算軍政府真的願意這麼做 國際組織對軍政府的能力也非常懷疑 所以到現在這個問題一直沒有解決

因此 很多國際救援組織都早已準備好要出發 但是緬甸簽證一直遲遲沒下來
颶風過後已經第五天了 上百萬無家可歸沒水沒食物的人有辦法等嗎?

這個政府就這樣拖 只考慮到要鞏固自己的政權 不管人民死活

緬甸本來就是很封閉的國家 對國外媒體尤其感冒
今天的“The New Light of Myanmar”- 一份緬甸軍政府的發聲筒報紙 就提到一個持觀光簽證的BBC記者被原班機遣返
報導中指出很多持觀光簽證非法入境的外國記者“在反政府團體的幫助下 捏造不實新聞“
同時也呼籲 “有人在仰光散播不實謠言 製造社會不安 如果聽到這樣的謠言 要立即通報相關單位“

他們倒是不忘在國家電視台MRTV上播放政治秀: 軍政府高官微笑拿著一大疊緬幣捐給醫院 旁邊一堆媒體拍照攝影 替軍政府的功德無量留下記錄
軍政府高官帶來救援物資分發給災民 救援直升機飛走時 大家整齊劃一的揮手道別珍重再見…

我在另一台外國新聞台看到的畫面是: 處境艱難的災民們看著一台直升機飛來 上面沒有任何救援物資 只是來接走一名重要人物 然後災民們又看著直升機就這樣飛走了…

在水裡在田裡一大堆沒人處理的罹難者遺體如果還能思考 又不知作何感想?

再ㄧ次 我深深替這個國家的人民感到無盡的悲哀



(註)後來看到報導 軍政府將泰國送的物資 貼上某將領的名字 以此將領的名義送出去 且不是送到受創最重的災區 而是在此將領所在地分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孟納克家族 的頭像
孟納克家族

孟納克家族趴趴走

孟納克家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unny
  • 看著看著眼淚都流了下來....說實話, 我真的覺得這個世界已經不存在什麼公平正義.
  • 我寫了“難以理解的不正義“來回應你

    看著電視上的悲慘報導 在同一個國家 自己倒住在有水有電的世界裡 有時感覺很不真實

    孟納克家族 於 2008/05/17 12:27 回覆

  • angmei
  • 回訪。這幾天看到關於緬甸災難的新聞,真的很無奈,生活在這樣的重大災區,如今有如人間地獄。
    只能為活著的人祈福,希望以能量讓他們活下來。祝福死去的人,祈求佛菩薩帶往他們到極樂世界。
  • 最無奈的是 有那麼多災民 緬甸軍政府根本無力單獨處理 卻又不讓國際救援人員進來
    現在已經爆發霍亂 恐怕很多原本可以活下來的人會死掉...

    孟納克家族 於 2008/05/17 12:31 回覆

  • Anita
  • 沒辦法多說什麼
    緬甸風災,四川震災,這些天災令人感到無能為力,前者是對人感到失望,後者則是敬畏大自然的力量,也許也是大自然的反撲

    為所有正在受苦受難的人祈福
    死者的靈魂可以獲得安息
    生者可以懷抱著勇氣面對
  • 我雖然感受很深 實際上也沒做什麼 感覺是有點慚愧的
    每天看新聞 希望聯合國或ASEAN可以做點什麼 或者乾脆像法國一樣 直接開船進去救援吧

    孟納克家族 於 2008/05/17 12: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