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亞國協及聯合國援助緬甸風災會議(ASEAN-UN International Pledging Conference) 在我們飯店舉行 總共有51個國家約500位代表參加

(當天盛況 翻拍自飯店的DM)

那天我們去大廳看熱鬧 東南亞國協秘書長Surin Pitsuwan還對Kenan笑了一下(我猜一定是Kenan先對人家亂笑 害人家不得不也示好 )
在飯店一片穿著正式佩戴識別證的人山人海中 我們這幾個閒人(Eliott還拖著一顆大球)顯得很突兀

飯店有個經理告訴我 考慮到場地及安全理由 政府強迫他們接下這個case 飯店不得不臨時取消早已被預定好要舉辦婚禮的場地 害那些新人急到跳腳

辦這次會議雖然替飯店賺進不少銀兩 不過飯店經理認為對以後婚宴場地的生意會有負面的影響 畢竟 誰願意冒險讓人生大事臨時被取消

鴨霸政府就是這樣辦事的 要怎樣就怎樣

去年引爆人民及僧侶走上街頭抗議的導火線 就是軍政府為了補預算赤字這個大洞 一夕之間將油價調漲一倍
早期為了要跟舊英國殖民地劃清界線 也是一夕之間要大家改靠右邊開車 雖然明明這邊的車都是適合靠左邊開的(駕駛座在右邊)(註ㄧ)

當緬甸的老百姓 真是要很flexible 隨時能應變啊

話說回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來緬甸之前 軍政府頭號人物丹瑞還因為“太忙“不接潘基文的電話 因此 雙方會談後“丹瑞答應讓所有外國救援人員進入緬甸“ 我真是蠻驚訝的 當然 更衷心的是希望已經等了三個星期的災民可以趕快得到援助

不過 隔天半島電視台就報導 很多救援人員八百年前早已在曼谷待命 但駐曼谷的緬甸大使館適週末逢休 因此簽證的事要等到星期一再說
由此可見 緬甸軍政府對於讓外國救援人員進來幫忙兩百多萬亟需救助的人有-多-麼-不-急

當然 “丹瑞答應讓所有外國救援人員進入緬甸“ 這個國際頭條是不會出現在緬甸新光報上的 怎麼能讓老百姓知道這個政府除了見死不救外 之前還一直死命阻擋外國救援進來呢

就在潘基文跟丹瑞這個關鍵性會談的前一天 緬甸總理Thein Sein在一場有關救援及災後重建的會議中提到“早前謠傳我們拒絕國際援助 並有選擇性的接受外界援助 這絕非事實 相反的 我們心懷感激接受任何國家提供的救援物資及財務協助“
→我不得不佩服此人睜眼說瞎話且臉不紅氣不喘的功力
更經典的是下ㄧ句 “國際人道援助不應該被政治化“ (註二)


這句話從一個為了鞏固政權不管人民死活的政府口中說出 諷刺度之高 簡直應該收錄到我的嘉言錄中

緬甸為什麼能一直不鳥國際社會的呼籲及譴責呢?我粗淺的了解是 因為緬甸有一個強而有力的靠山在背後撐腰 就是中國
而中國為什麼要跟緬甸作好朋友呢?
因為中國看上緬甸的石油 也可以多一個來做伴跟西方勢力嗆聲

因此 在國際一片嚴正譴責緬甸軍政府見死不救的浪聲中 就沒聽中國口出惡言過 甚至中國叫大家對緬甸軍政府要多一點patience

記得風災過後一星期 在本地的一個中國同事說 緬甸政府沒辦法很快動員救災 因為首都Nay Pyi Taw交通通訊都不方便 所以比較困難

聽起來好像是風災過後一星期 還有一大堆人沒有得到援助 一大堆遺體沒人處理 是無可奈何的事

當然 在下是完全無法苟同

首先 當一個國家把首都遷到一個鳥不生蛋的地方就很值得非議(註三) 更何況 當時風災已經過一星期了 如果你本人或親友是災民 我不相信你還能這麼善解人意替軍政府找理由

當然 這位中國同事這麼說也撈不到軍政府給他什麼好康 我相信這純粹是他的看法 我只能說 我們的看法是很不同的
→忍不住再順便重申 我-是-台-灣-人(關於這一點 待本人哪天心情好 再來碎碎念一番)

在丹瑞答應讓所有外國救援人員進入緬甸後 緬甸新光報差不多每天都公告“每個人可以自由的捐東西給任何人或任何地區“

沒錯 在此之前 是沒有這個自由的
這裡可不能像四川大地震ㄧ樣 一方有難 八方援助
之前 當地人要捐東西給災民 還要先賄賂軍政府的人才行 有個本地明星捐東西給災民大概就是沒先打點一下 所以被拘留起來了

這幾天 軍政府竟然把relief camp的災民趕走 叫他們回去“重建家園“
這些災民本身都還需要幫助 回去也一無所有 竟然把他們趕走 真是太離譜了

這個草菅人命的政府 完全超出世人能理解的範圍

很多很多年後 或許有一天 國際法庭會起訴這些人 “犯下違反人道罪行 造成數萬人傷亡“
等到那天 如果這些人還沒死的話 大概也是垂垂老矣的無害老人樣吧
等到那天 世界上多數人大概也早已忘記這個天災人禍 忘記這些人手上背負多少人命 痛苦 恐懼 怨恨…





(註ㄧ)有一些新進口的車就是駕駛座在左邊 但是現今大部分的車還是駕駛座在右邊
也就是說 在緬甸跟在台灣ㄧ樣是靠右行駛的 但是大部分的車駕駛座都在右邊 因此有時候會看到從巴士左邊的車門 一堆人下車時是卡在路中間
還好大部分緬甸人開車很小心 這種情形要是在台灣 每年車禍死傷的至少增加上萬人

(註二)翻拍自2008年5月23日緬甸新光報
當然 緬甸總理Thein Sein的這句名言 是要警告外國人要來救援就純救援 不要有其他非分(干預政治)之想

(註三)因為仰光的敵人(民主派人士)太多 所以軍政府就把首都遷到Nay Pyi Taw去了 圖個清靜

老公去Nay Pyi Taw開過會 來回車程各八個小時 問老公為什麼不搭飛機 老公說機場外什麼車都沒有 不知怎麼去開會跟飯店(還好還找得到飯店)
看了些Nay Pyi Taw的照片 感覺就是很空曠
這個首都真的是in the middle of nowhere 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

聽緬甸同事說 更早之前她去Nay Pyi Taw出差時 還要替住在那邊的客戶帶香皂牙膏等民生用品去 因為那邊買不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孟納克家族 的頭像
孟納克家族

孟納克家族趴趴走

孟納克家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hiauYun
  • 這世上的不公義,大概在災難中看得最清楚. 無辜的人死去,禍害人間者還是活得歡欣鼓舞的... 看你這麼認真仔細寫的文章,心裡很感動 -- 真是不辜負緬甸這個你們暫時落腳的國家.

    到底"有一絲希望"是有多大的一絲呢? 還是祈禱你們全家不用流浪到剛果去,這樣要再看到你們大概孩子們都上小學啦. 上網查了查剛果的資料,當然所有不好的事情都是發生在另一個剛果,不過,畢竟也只有一河之遙啊.
    我們地下室已經開始整修,雛形出來了,真令人期待. 為何需要再多一點的空間? 老實說,也很難解釋. 在這裡跟在台灣對空間的概念是完全不一樣的. 不過佳里東西很多倒是真的,要趁機清掉一些. 不過,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家老爺到時就有一個躲避可以林小天的地方. 現在家裡的每個角落都被小魔頭霸佔了.

    p.s. 那個留言的Dennis就是我也認識的那個Dennis嗎? 他現在人在美國啊?
  • 有一絲希望不用去 但似乎去的機率大於不去的機率

    請問如果到時來了林小天的弟弟或妹妹 老爺要躲去那啊?如果有天來了老二 是不是要叫林小光啊?

    Denise是我以前在台北的同事 她現在也是兩個小孩的媽了 住猶他 妳認識她嗎?

    孟納克家族 於 2008/06/14 13:38 回覆